主题 : 余震
ihenk
光明使者
发帖: 29619
威望: 29624 点
铜币: 29624 枚
贡献值: 0 点
好评度: 0 点
在线时间: 0(时)
注册时间: 2018-07-29
最后登录: 2018-10-12
0楼  发表于: 2018-10-12 10:37
u  回复 u  编辑 u

余震




  还是头一次感知地震,在今天的正午时分,在我给书院的文章写留言的时候,起初以为显示器那种轻微的晃动,是来自于自己的手指对键盘的敲击,后来地板的晃动才要我想到了--地震,键盘在我的手下游动一下,即便是轻轻地,我也有那种灾难即将来临的恐慌,再看显示器也在“哆嗦”,好象QQ表情里的那张笑脸。“妈妈,怎么了?我感到地在晃。”坐在地板上看电视的儿子说,“可能是地震了,儿子。”我感到自己语气中的惊慌。

  但是,是不是有重型车路过引起的,我跑去阳台观看。被大日头晒得白花花的马路上,显得有些冷清。我赶紧回身对儿子说“你赶快穿衣服穿鞋,好走。”对了,霞知道吗?我忙打开她的QQ敲出:我怎么感觉象地震,晃

  霞:姐我也感觉到了,吓得都不敢动了

  我:赶紧把衣服穿好,好走

  霞:知道,姐怎么会这样,也没有人告诉我们阿,姐,我们的房子会不会倒

  我:不知道,只是感到晃动,地震般的晃动

介绍如何预防白癜风的发生 霞:我们还是证实一下

  我:好的

  接下来是我们两家的话线繁忙,一时间从四处传来证实的信息。只是短短的两三分钟,“地震了,知道吗”这一句就在我们口中被上下广播四五遍。我又跑到网上查看,在天津的聊天室里,也有了询问震中是哪的聊客,于是赶紧跑回来,在一次打开她的QQ:是地震了,衣服穿整齐了吗?

  霞:姐,穿好了,还有袜子没穿

  我:那就不穿了,没事的,天热

  霞:姐,我听说震中是在文安那边,我们只是打了个擦边球

  我:你怎么知道

  霞:网上来的最新消息报告的,我爸爸妈妈今天也去了文安,他们在电话里说那边厉害

  我:那我们这边没就有太大的事情

  霞:这一晃,我们的房子会不会倒,我怕,都不敢在家里呆

  我:没事的,这是余震,应该没那么大的威力

  我松了口气,登时感到燥热爬上来,余震的晃动早就停止了,但我还有是一种晕的感觉,好在只是余震--擦边球。

  一忽儿,霞的头像又闪起来:姐,听说下午2-4点还要震,你出去不我没有立刻回答,她的信息就在我眼前一条一条滚动着,显示着,最后她问:姐,你还记得76年的地震吗?
医治白癜风的知名专家李从悠详解患者不能吃的食物
  我说:“我已经忘了。”其实我是不想告诉她那个时候的艰难与惊慌。一座城市一夜之间就毁于一旦,那是何等的要人触目惊心。我有亲戚在那次劫难中一家人没有留下一位,团团圆圆的去到了另一个国度。背后却是我们大家无尽也无从寄出的哀思。那个时候天津这个擦边球打得很是惊慌,我记得妈妈当时是街里救护队的,只要听到警报声大家就扛着铁锹,铁镐什么的去大队部待命,也许是在临危的境遇下,那个时候我们镇上六个街是很团结的,电话线用来被联络的都烫手。

  记忆中,我是有防震窝棚印象的,大家白天在自家吃饭,晚上就去生产队里搭建的窝棚,那是由粗重的杠子做龙骨,然后用苇席苫,最外边是防水的塑料或苫布,窝棚里是长长的地铺,一入夜就趟满被灾难惊慌住的人们,我们家由于奶奶双目失明就在自家的庭院里搭建了防震铺,虽然不是宽敞,但比起去大通铺要好。在最要紧的那些日子里,爸爸,就是我们的守护神,他总是在警报中把沉睡中患者有白癜风情绪异常怎么办的我们一个个摇醒。

  那时,也有闹笑话的,有一位粗心的父亲情急之下把枕头当作孩子抱走了,这件事情过去好些年依然还是大家口中的笑传。今天又是这样的情形,当年靠父亲才能走过灾难光顾的我,现在是要自己独挡一面了。在余震袭来的时候,我第一个拨通的是身在外地的老公的手机,听着他的话自己就仿佛白癜风患者要在饮食上多下功夫找到了依靠,“没什么的,不要惊慌,大家往外躲你娘俩就躲躲,我感觉应该没事,不要自己太吓自己了......”他的沉稳竟有些像当年的父亲,呵呵。

  我和霞的下午时间是在外边度过的,走在大街上,人们谈论的依旧是今天中午的震中,余震,但我却没看到太多的惊慌眼神,有的只是类乎世界杯那样的关注,不过此类关注者女人居多。

  “嗳,地震的时候你第一要做的是什么?”我不禁问霞,“穿好衣服,要不跑出去也是难堪的。”“哈哈,告诉你什么时候不穿袜子都行。”我打趣她。呵呵--呵呵--我们的笑声飘在身后

  余震就这样过去了,在这次大地的颤抖中,我们是和霞的一家人手牵手走过的,感觉那种邻里间的真诚也为我们支撑起以后的路。

    

    

    

    

 
   
标题: *